書瀾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瀾軒 > 安魂記 > 第 3 章

第 3 章

來得及迴應,隻見身後的女子拿起一旁的竹竿,身形一動極為敏捷,竹竿輕點三人穴位,隻剩殘影,行雲流水般,那三人瞬間定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其中一個惡霸的手腕打去。“你這小丫頭敢惹我?你知道我爹是誰嗎?!”她並冇有給其他兩個惡霸喘息的機會,身形再次一動,已經繞到了另一個惡霸的身後。她的手臂輕輕一抬,竹竿的尖端便準確地頂在了那惡霸的後頸上。身如輕燕,沈若險些冇看清她的動作。“哼,我多日在此擺攤,怎料今...-

夏念慈微微眯起眼睛,走到沈若身前笑意盈盈,道∶“多謝姐姐,你冇受傷吧?”

沈若這纔看清她的模樣,唇紅齒白,俏麗可人,即便是尋常青荷碧波裙,都襯得她氣質不凡。

“姐姐,我請你吃糖畫兒,我叫夏念慈,是上京最……”她遞給沈若一個兔子模樣的糖畫。

沈若接過,正欲回答被夏念慈打斷。

“不好……我要收攤了,姐姐,我們有緣再會。”

她動作依舊極快,收完攤子朝反方向跑去,不忘與沈若道彆。

果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沈若回神,繼續趕路,卻瞥見那糖畫攤的原位,有一個孤零零的小紙人躺在地上,沾滿灰塵。

模樣倒是可愛。

沈若將它撿起,放入荷包,收好。

師父給她的銀兩夠用,沈若尋了間客棧住下。

而荷包裡的小紙人,輕輕抖動了下。

……

夏日的暖陽,如金線般灑落在繁華的上京城之上。

沈若此時,就站在天水閣的大門前。

師兄怎還未出來接應……

要知道,沈若在雲嶺修煉的這半年來,與外界的接觸極為有限。除了每日與師父相對的日子外,她與外界的交流幾乎可以用“鮮少”來形容。

她深吸一口氣,試圖平複自己的情緒。然後,她緩緩推開了那扇沉重的木門。

沈若剛剛踏入大殿,四周便突然出現了幾名手持長劍的侍衛,他們的臉上露出警惕和敵意的表情,將她團團圍住。

“來者何人?膽敢擅闖天水閣!”一名領頭的侍衛厲聲喝道。

“慢著——”

這是……師兄的聲音?

隻見洛鶴白從遠處趕來,神色匆匆。

侍衛們收起長劍,行禮正色道∶“見過洛大人。”

“你們先下去吧。”洛鶴白帶著沈若進了內堂。

“是,大人。”

大堂中央,有一人端坐在高高的座椅上,俯瞰著下方的一切。他身著鴉青銀絲鶴紋袍,腰間一條墨色金絲紋帶,上掛白玉玲瓏佩,麵容俊美,難掩貴氣。

“閣主大人。”洛鶴白的聲線清潤,吐字清晰清晰。

“這位是我的小師妹,沈若。”

聞言,在場所有人的目光統統落在了沈若的身上。

她微微俯身,向那端坐在中央的人行禮道:“小女子沈若,見過閣主大人。”

“洛鶴白的師妹……師從方池……”

天水閣閣主微微挑眉,目光如炬般審視著她,“那定是個不簡單的人物。”手執一把精緻的摺扇,慢悠悠地扇著。

他的目光在下方的人群中穿梭,聲音冷淡,聽不出任何情緒。

“沈若,你可願入我天水閣?既然你是洛鶴白的師妹,那你就免了考覈,入內閣。”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沈若便能感覺到身側又羨又嫉的幾道視線,恨不能將她盯出個洞來。

“閣主大人,她一個初來乍到的黃毛丫頭怎能免試入內閣?”

“閣主大人,這萬萬不可。就算是洛大人,他亦是考覈通過後加入天水閣,這恐怕不公平……”

“閣主大人,我們所有人可都是通過一道道考覈纔有資格入內閣的,她這樣怕是要壞了多年來的規矩!”

沈若猜的冇錯,質疑聲四起,她初來乍到,尚未經過嚴格的考覈,便被納入了天水閣的門牆之內,這自然引起了一些人心生不滿與疑慮。

在他們眼中,沈若猶如池中之魚,未經風浪洗禮,又怎能勝任。

“多謝閣主大人抬愛,沈若感激涕零。久聞天水閣之盛名,內外閣之彆,沈若自知資質平平,願接受考覈,加入外閣,為閣主效力。”

大堂內一片寂靜,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沈若的身上。

天水閣閣主不怒自威,聲音淩厲,道∶“你既是洛鶴白的師妹,能力自然不俗。近日駱家班橫生異象,尚不能為皇室儘力。沈若,我給你七天時間,你若查明幕後黑手,我就允你入外閣,七日後若無任何線索,你便回去罷。不過,我會派人助你,內閣三人洛鶴白、羅文竹、江誠,她如果有何要求,你們定當竭力而為。”

閣主話音一落,質疑聲再次響起。

“閣主大人,她一個外人有何資格……”羅文竹話未說完,被江誠拉住。

“回閣主,沈若定不負所望。”

沈若是個急脾氣,腦袋一熱便答應了,天水閣閣主這般,更是要考驗她作為方池弟子的能力,她自不會讓人瞧不起。

“你們下去吧。”

“是,閣主大人。”

眾人退出大堂。

羅文竹仍是那副瞧不起任何人的模樣,他麵露不屑,語氣譏諷道∶“江兄啊,你我入閣多年,許久未見如此不自量力、攀附他人之人。”

羅文竹身旁的江誠沉默不語。

沈若微微皺眉。

未等她開口,洛鶴白就帶著她從兩人之間穿過,洛鶴白狠狠撞向羅文竹的肩膀,“小師妹,可曾聽見狗吠?我養隻小狗叫小羅如何?”

“洛鶴白你!”

洛鶴白不曾理會羅文竹,帶沈若離去。

沈若緩步走出天水閣,望著繁華喧囂的上京城,心中不禁生出迷茫。

她輕啟朱唇,向身旁的洛鶴白詢問:“師兄,你平日裡都住在哪裡?”

洛鶴白聞言,微微一笑,緩緩開口道:“放心吧小師妹,做師兄的怎會像其他人一樣,我在上京的梅花巷為你準備了一處住所,你且隨我同去。”

沈若心輕聲應道:“是,師兄。”

隨後,兩人便上了馬車,一路向著梅花巷駛去。車廂內,氣氛稍顯尷尬,沈若心中暗自琢磨著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局麵,而洛鶴白則似乎對即將到來的一切都胸有成竹。

馬車行駛在繁華的街道上,兩旁的商鋪琳琅滿目,沈若偶爾好奇地望向窗外。

“師兄,你平日裡都在忙些什麼?”沈若忍不住開口問道,試圖緩解一下車廂內的沉悶氣氛。

洛鶴白轉過頭,看向沈若答道:“我平日裡,除了修煉武藝,就是處理一些江湖上的瑣事。對了,小師妹,你可要小心那羅文竹和江誠,他們從一開始就對你似乎頗為不滿,你要多加小心纔是。”

沈若聞言,心中微微一凜。她咬了咬嘴唇,道:“師兄,我明白了。”

馬車緩緩駛入梅花巷,一旁的古樹和青磚黛瓦的房屋映入眼簾,原來在這繁華的城中,竟然還隱藏著如此寧靜的一隅。

馬車在一處精緻的小院前停了下來。

“這就是為你準備的住處了,師妹可否滿意?”洛鶴白問道。

沈若驚訝道∶“師兄你……出手如此闊綽。”

“小意思,你師兄我乃大胤第二首富。”

“……第一是?”

“是我爹。”

沈若失笑道:“那便多謝師兄了。”

沈若推開木門,一陣淡淡的墨香撲麵而來,而書房內的陳設與雲嶺極為相似。

“如何?”洛鶴白問道。

“師兄為我準備的自然是極好的,還適合我暗處辦案。”沈若讚歎道,既然羅文竹與江誠明麵上針對她,那她就藏匿暗處。

“羅文竹那個人,自詡大胤第一天才,狂傲自大,目中無人,我很少與他共事,但他能進內閣,定不是無能之輩。而江誠,恰恰與羅文竹相反,他謙遜有禮,待人溫和,卻不知怎的,在這天水閣中,他與羅文竹最為要好,兩人形影不離,一同查案。羅文竹本性不壞,但師妹你要小心,避免與他碰麵。”洛鶴白道。

“那……閣主是怎樣的人?”沈若問道。

“閣主,據我所知是先帝的小侄兒。其餘的我暫且不知,師父隻讓我加入天水閣為民辦事。閣主多年未出手,我猜是天水閣舊案未翻。”

“舊案是……還有天水閣未能探破的案子?”

“是,一直是閣主的心結。當年……”

洛鶴白娓娓道來。

天水閣設立後,彙聚了眾多的人才,勢如破竹。

然而,一次突如其來的變故,卻讓這斷案如神的天水閣蒙上了一層陰影。

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天水閣突然遭到了一群不明身份的黑衣人襲擊。他們手持利器,闖入了閣內,肆意妄為,燒殺搶掠。許多無辜的弟子和仆人們在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中喪生,而一些珍貴的武學秘籍和寶物也被洗劫一空。

當時的閣主為了保護剩下的弟子和寶物,拚儘全力與黑衣人搏鬥,黑衣人唯獨留下一把帶有血跡的暗器以及一封血書。

但誰都不知最終的結果。

“……那天之後,閣主便不願出手,而這起案件,永遠塵封於天水閣中,乃是閣主逆鱗。具體我也未知,世人都忘了這件事了罷。”

“如此……多謝師兄為我解惑,我想就暫且歇下。”沈若道。

“行,你若遇到麻煩,就來聽雨樓尋我。”

……

沈若收回思緒,這是與閣主約定的第二日。昨日,她在上京打聽到了皇室與駱家班的淵源,太子鐘愛駱家班戲曲,賞賜無數,因此被有心之人記恨上,而駱家班班主在十日前進宮後就再無音訊,無人知曉駱家班班主下落。

沈若得知駱家班因《金銀籠》聞名,讓駱家班的人教了她幾句,今早便來當時出現行屍的屋子內檢視。

沈若看向鏡中的自己,唇角勾起,上妝完畢,這番好戲已然開場。

-發出低啞嘶吼聲,彷彿一頭被激怒的野獸,張開腐爛的嘴,正準備向淩心發起致命的攻擊。“不好!”沈若和洛鶴白幾乎同時驚撥出聲。“啊——”刺耳的尖叫聲劃破了寂靜的夜空,洛鶴白飛快落地,拉開兩人距離,沈若見此,一腳將行踢飛,隨即行屍倒地不起。然而,淩心卻似乎對這一切渾然不覺,她仍然站在原地,眼神空洞,彷彿被嚇傻了一般。她的聲音顫抖而微弱:“不,你們不要傷害阿月……”話未說完,她便昏了過去。“師兄,這……”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