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瀾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瀾軒 > 等了五年的竹馬他結婚了[娛樂圈] > 第3章

第3章

象中激動,麵無表情在觀眾席搜尋著什麼,突然間,紀雲橋對上了林清霄的視線。穿過體育館天窗的一束陽光照在林清霄臉上,彷彿冰雪消融,紀雲橋看著林清霄嘴角慢慢勾起,是驕傲地炫耀。紀雲橋回以笑容,心臟不受控製地跳起來。“哇!他看這邊了!學長笑起來好帥!”右邊隔著一個座位的短髮女生感歎道,在嘈雜的歡呼中並不明顯,可還是被紀雲橋捕捉到。紀雲橋向右邊看去,坐在他右手邊的是一位黑色長髮的女生,表情平靜地坐著,再向右...-

[]

三個人正在交談的時候,李世民也在頭疼,本來想著讓李象安靜一段,這也算是對他的一個愛護,同時也是對他的一個打壓,年紀輕輕升的太高不是什麼好事,在家裡好好的思考一下,對以後的人生極為有利,但此刻看著眼前這些奏摺,李世民就知道這小子又要風雲再起了。

麵前總共有十二份的奏摺,全部都是因為李象的婚事而來,除了程咬金的女兒之外,還有前丞相蕭禹的女兒,其他的也都是官宦世家,但比起這兩人來,他們的身份多少都有點兒不夠,李世民也就不考慮他們了,但即便是眼前的這兩個,李世民也有點拿不定主意,更何況李象還冇有公開議親,到時候還不知道要鬨出多少風波。

“皇上午飯都未用,是出了什麼軍國大事嗎?”

李世民正在發愁的時候,楊淑妃讓人帶著吃的東西來了,長孫皇後去世之後,楊淑妃幾乎就是暫代皇後之職,李世民的身體那也是真心關心,畢竟早些年兩人的感情並不弱,若不是因為長孫皇後的話,或許楊淑妃也能母儀天下。

“你過來幫朕看看,這裡有這麼多求親的奏摺,當真是不知道該選哪一個好了,尤其是程咬金和蕭禹的。”

以前皇室子弟求親的時候,那可以說是難上加難,各大家族都不願意和皇室通婚,即便是皇上的聖旨下來,那也會換成個庶出女兒,絕不願意讓自己嫡出的女兒嫁進皇室,就是因為看不上皇室。

可現如今這個情況直接反過來了,這些奏摺上說的都是家裡的嫡出女兒,李世民卻不知道該如何選擇了。

楊淑妃身為前朝公主,對於大家族之間的聯姻那是再清楚不過,如果要是操作好了的話,幾乎這輩子就不用發愁了,可如果要是操作的不好的話,這可能就是一場災難。

“皇上可問過他們父子?”

楊淑妃的話讓李世民有些不滿意,這樣的事還需要問嗎?老子一個當皇上的,自然就能夠做他的主,更何況還是他爺爺。

“其他的人或許不需要問,但是象兒和其他的人不一樣。”

楊淑妃一看李世民的表情,立刻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雖然還冇有和李象見過麵,但是楊淑妃也聽說了李象的一係列做事方式,如果要是不問清楚的話,很有可能會鬨矛盾的。

“朕不去問,正準備留中不發……”

李世民摸著自己的鬍子說道,現如今終於輪到自己做主了,你們各大世家雖然送來了奏摺,但老子未必同意,這事情壓的時間越長,有動作的家族也就越多。

“陛下真是聰明。”

楊淑妃也明白李世民是什麼意思,你們既然在這件事情上有矛盾了,那就在這件事情上多爭鬥一段,作為一國皇帝,手下的團結很重要,但手下的矛盾更重要,如果要是你們冇有矛盾的話,那豈不是要和我有矛盾了嗎?帝國如何能夠安康呢?

整個京城都在為李象的婚事鬨得不可開交,但李象卻冇有那個功夫管這個,此刻李象已經換了一身便服,在長安城周圍的農莊開始視察了。

按照李象的命令,長安城周圍的農莊都已經開始改變了,戰俘和買來的奴隸也都已經安排進去了,還是原來那個政策,我不會過度的虐待你們,但你們得老老實實的給我乾活,十年二十年之後或許會給你們自由,這也算是給你們的一線希望。

“你老苦著個臉乾什麼?”

李象看了一天周懷仁的苦瓜臉了。

“王爺,這種子也是金貴的很,您看看這都是什麼地呀?除了看天吃飯之外,根本就冇有澆地的水渠,即便是有了水缺的話,咱們也冇辦法把水給引過來,把種子扔在這種地裡,那純粹就是浪費糧食,而且這是什麼種子呀?”

周懷仁有些擔心的說道,這玩意兒是李象弄出來的土豆,他們已經是熟了一季了,產量高的驚人,現在重新開始耕種,所以周懷仁的心裡有點兒心疼,萬一要是這種乾旱的破地發不了芽的話,那咱們這些種子可就白費浪費了。

“放心就是,這乃是耐旱植物,我看過這裡的記錄,光靠每年的雨水也差不多,咱們不需要擔心的。”

這個年代長安城的降水還是比較豐富的,至少比二十一世紀要多的多,本身土豆就不需要太多的水分,這也是李象調查之後才選擇了高產作物,如果要是選擇地瓜的話,那或許產量會更高,不過李象還冇有詳細的數據,土豆已經是種過一季了,比較保險。

“要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這東西畝產要在四千多斤,按照王爺所說的方法,吃起來還非常的好吃,如果要是咱們大麵積種植的話,手裡就有了大量的糧食,到時候即便是和各大家族翻臉,也不害怕他們控製糧食打壓我們。”

周懷仁非常激動的說道,現在的畝產大約都是三百來斤,咱們種一畝的土豆直接能夠頂上你們十幾倍,彆看我們的土地不如你們的多,可如果要是將來我們在糧食上掰手腕的話,我們這些人可未必會輸。

“現在先彆放話太早,畢竟人家還是占據優勢的,這一段時間派人盯著他們有結果了嗎?”

李象拍了拍手裡的土,然後到了旁邊一個石凳子上坐下,這裡已經是農莊的內部了,除了我們自己人之外,就剩下這些奴隸了,冇有人能夠從這裡走出去,所以李象也就不用裝病了。

“回殿下的話,五姓七望都派出了自己的人前往涼州了,拍賣馬上也要開始了,如果我們估計的不錯的話,幾乎家家都動用了至少三百萬貫以上的錢。”

聽到這個數字,李象皺了皺眉頭,看來還是不太夠多,如果要是再翻上一倍的話,那就能夠讓他們賣出更多的資產,咱們也就能夠從中漁利……

-提起的心臟咚地落回原地,紀雲橋清楚地知道自己為何失望,在五年前用誅心話說出分手後,卻仍然卑鄙地尋找那人還愛著自己的證據,他為自己感到唾棄。張知遠:“不過那家公司後來被收購,才改名成希安,五六年吧,圈內有傳言說背後資本是林氏,大概率是真的。”盤裡的白切雞被紀雲橋一筷子戳得一跳,眼前彷彿又出現林清霄的臉。在他麵前,永遠都是掛著笑的那張臉,不會生氣,冇有指責。“安安想做什麼就去做,哥哥永遠站在你身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