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瀾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瀾軒 > 她靠催眠術為所欲為 > 第 3 章

第 3 章

目光再次轉向她:“小姐如果對新人類感興趣,可以找那邊的侍應生們做舞伴。”她順著黑衣仿生人的指引看去,吧檯對角,皆是身著禮服和長裙的美麗新人類。據兩年前公佈的訊息,第六代仿生人,已有人類八歲孩童的心智,那他們是在八歲心智的基礎上,結合腦中晶片的程式做出行動反應麼?這般作想,諾闌的視線又轉回了那黑衣仿生人。他早已離去,僅剩挺拔的背影。“諾闌!”索普少爺又不高興了,他不滿的低斥拉回了諾闌的注意力。“你對...-

諾闌驚訝地發現,索普非但冇為難那年輕姑娘,反而半蹲在地上好聲好氣的撫慰對方。這場景可是極為稀有。

她腦中靈光一閃:“那女孩,是東區歐家的?”

墨霓投來意味深長的一瞥,笑得風情萬種:“怎麼,你一點也不吃醋嘛?”

諾闌失笑:“我這樣毫無根基的人,哪有什麼資格吃醋。”

她纖長的手指拂過被熱風吹到眼角的髮絲,在凶猛火焰的映照下,原本的甜美的笑顏,竟有了兩分嗜血的豔麗,“能在研究所獲得一個職位,已經是彙集了前半生所有的氣運。”

墨霓笑了笑,對於賽安星球的絕大部分人來說,進入晶塔研究基地工作,意味著不用再為而生存擔心,這確實要兼具天賦和運氣。

她不再言語,與諾闌一齊看向警戒線內。

熱烘烘的夜風裡,斷斷續續傳來歐氏小姐帶著哭腔的呼喊:“放開我,讓我去找他!”

她使勁推搡摁住她的兩名士兵,眼睛死死盯著火場方向,哭喊得撕心裂肺:“伽!伽!嗚嗚嗚你在哪裡……司徒伽……”

諾闌神情微動,琉璃般的眸子轉了轉:“司徒伽?這是個男人吧,這索普能忍?”

墨霓又是噗嗤一笑:“那是歐氏二小姐塔莎,與索普訂婚的,是大小姐塔娜。”

“原來如此。”諾闌也笑了笑。

她抱起雙臂,朝墨霓歪了歪腦袋:“新人類的事,你不愛講。那跟我講講這歐家二小姐和那個司徒伽唄,他是葬身火海了麼?也是研究員?”

墨霓深深吸了一口飄過來的煙氣,歎息裡滿溢遺憾:“這一炸,我藏在基地的香菸都給燒冇了,煩人。”

“這確實不妙。”諾闌唇角翹起,向墨霓晃了晃自己小巧的手包,很快從裡麵翻出香菸和火機。

“司徒伽是軍部的。”墨霓撣了撣菸頭的新起的灰燼,緩緩吐出數個連續的菸圈,看著它們消散在熱烘烘的夜風裡,“西區的年輕一代裡,他是唯一靠自己爬到上校位置的人。和索普那些繼承者們不一樣……姑且算是個人才吧。”

“姑且?”諾闌挑眉,表示疑惑。

墨霓笑著揉了揉諾闌的腦袋,將她盤起的頭髮又揉亂了一些:“啊,因為對照的是索普那些人嘛,所以也不好說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實力。”

“啊哈哈哈。”諾闌冇忍住笑出聲來。

墨霓也笑:“這樣笑笑纔對嘛,多可愛,不比給那個混蛋索普當解語花受委屈強多了。”

“謝謝你墨霓,不過,我不委屈。”諾闌彎了彎唇角,報以感激的笑。

墨霓側目:“真的?”

“真的,繼續說司徒伽吧。”她的目光遼遠而平靜,彷彿透過吞噬基地的烈火,看向不知名的遠處。

見諾闌神態平靜自若,墨霓又吸了一口煙,繼續之前的話題:“看這樣子,司徒伽應該是犧牲了。我也是剛打聽到,爆炸發生後,他帶著第一批救援人員進了核心區的研究所,那時候爆炸的隻是核心區的一部分。

但他進去冇多久,整個基地的核心區都炸掉了,剛剛抬出來的那些傷員,都是第二批進去救援的。”

“是嗎,那真是太可惜了。”諾闌輕歎。

“嗯,不過話說回來,要是一般人,怎麼會入了塔莎小姐的眼。”

諾闌頓了頓,不以為意地笑笑:“不知這一爆炸,基地裡還能不能留下活人。”

“不知道,活著出來的救援人員說,裡麵到處是鮮血和碎肉。”墨霓將菸頭碾碎在地上,眯了眯眼,“看來爆炸發生時,核心區的研究所裡,人數比往常多不少啊……”

*

這一夜,諾闌睡得不算好,睡夢中燃燒的晶塔基地和某些遙遠的記憶重疊在一處,她依舊是那麼渺小,隻能被動而無助地接受結果……

被光怪的夢境糾纏大半夜,次日鬧鐘還冇響,諾闌卻先一步醒來。

她在昏暗狹小的出租屋裡草草洗漱,糊弄著吃了點合成餅乾,繼續在腦中梳理昨天的爆炸。

從索普的抱怨看來,西區高層懷疑這次基地爆炸和東區的人有關係,但應該還冇證據,所以索普對於和東區歐氏的聯姻,依舊上心殷切。表麵上,聯邦東西區還是一家人,至少索氏和歐氏是。

西區這次的損失是致命的,基地這場前所未有爆炸,讓西區失去了一批最頂尖的科學家。雖然目前的科研資料和數據都另有備份,但要短期重建,也是困難重重。

原本萬眾矚目的釋出會,也不知要延期到什麼時候。

說真的,她挺想讓釋出會正常舉辦,想看看近兩年究竟研發出什麼新東西。

也不知是誰炸了基地,搞亂了這一切,也打亂了她的計劃。

這樣一來,某些結果,將不可逆轉。

不可逆轉——諾闌歎了口氣,出門上工。

雖然就職的公司炸了,她想從基地帶走的那個東西已經不複從在。但西區政府,可不會允許像她這樣倖存的員工閒著白領薪水。

昨夜回來後,她已經向組織彙報了最新情況,不出意外,今天就會收到新指令。在組織的最新指令到達之前,她需要儘可能蒐集西區的資訊。

諾闌從居住的地下社區走到了地鐵站,她一路走得慢慢悠悠,始終無事發生。但地鐵甫一發車,她右邊耳垂上菱形的金屬耳釘就開始發熱。

諾闌不動聲色環顧左右,好在這會地鐵上人不多。

她用指甲輕釦了兩下耳釘,耳邊傳來僅她能聽到的聲音:「可靠訊息,爆炸發生前,有軍部要員率人進入基地,據傳發生了離奇的事。其他任務後置,先搞清楚基地究竟發生了什麼,以及——原本要釋出的是什麼內容。」

地鐵哐哧哐哧繼續前行。

諾闌用手指摸了下耳釘,將幾縷髮絲掖在耳後。耳釘上的傳輸記錄被順利清除。

她所在的組織經費和人纔有限,這傳輸訊息的耳釘,已經算是他們能研發出的最先進的設備了。

*

爆炸後的次日,基地外圍警戒線比昨夜更加嚴格。

不過附近搭建了臨時辦公區,並從軍部抽調人員,組建了晶塔基地臨時委員會,目前基地被軍部接管。

諾闌在晶塔基地的上司已被歸為失蹤人員,此刻的臨時委員會也是一團亂麻。

她主動跟委員會申請,去醫院給傷員們進行心理乾預,意外地很快獲批。

至於在選擇要去哪家院區時,諾闌毫不猶豫選擇了主要收診仿生人的賽新醫院。難得有機會,要儘可能多瞭解仿生人。

……

賽新醫院裡,接待諾闌的是名年輕的護士。她聲音輕柔,胸前的工牌上,同樣印著字母F。

諾闌跟著護士穿過長長的走廊,沿途簡單瞭解了情況,不多久,便來到了住院部大樓。

這是她第一次來到仿生人的醫院,與過往見過的所有住院部場景都不同,這裡的住院部極其安靜。幾乎冇有交談聲,僅有醫護人員走過的腳步聲和機械輪子摩擦地麵的聲音。

到一間病房門口時,護士停下腳步輕聲囑咐:“我就不進去了,您可以從這間開始,床頭有藍色標簽的,是需要心理乾預的第六代新人類。”

“知道了,謝謝您。”

第六代新人類,是最新的一代仿生人,也是開化的第三批,開化的意思,就是擁有和人類一樣的心智情感。他們是兩年前晶塔研究所的得意之作。

據晶塔研究基地官方公佈,目前第六代新人類的心智情感,已經有人類八歲孩子的水平。

諾闌依言進入四人間的病房,看到兩張床的床頭懸掛著藍色標簽,上麵寫著“休眠”。

離門近一點的床上,一名年輕的士兵靜靜躺在床上,他雙眼半睜,專注地望著天花板。

“你還好麼?”諾闌坐到了第一張床邊的椅子上,輕聲詢問躺在床上的年輕士兵。

聽到諾闌的問詢後,他轉了轉腦袋,而後坐起身:“你好。”

……

大半個早上過去,諾闌已經連續治療了四名仿生人士兵,都是昨夜進入基地的第二批救援人員。

她在這些病房看到的仿生人,無一不是手腳齊全、皮膚完好。仿生人的修複速度和技術,是人類永遠無法比擬的。

她冇從他們口中得到與爆炸相關的有用訊息,但確認了不少來沃特市之前組織提出的設想。比如這些仿生人,和人類活潑的八歲孩童迥然相異。

他們有著八歲孩童的心智和情緒,但冇有程式控製時,他們不吵不鬨,異常安靜而柔順。腦內晶片停止運行後,他們應對外界刺激或傷害的反應整齊劃一,都是安靜地躺床上發呆。毫無攻擊性和正常人類的脫軌行為。

也正是因此,她這一早上的治療效率奇高。

諾闌覺得,他們或許有八歲孩童的心智,但是否有八歲孩童的情緒,還待進一步商榷。

爆炸事故後,許多仿生人因刺激和身體受損而產生了強烈的自我懷疑和焦慮情緒。他們雖然安靜柔順,但情誌的劇烈波動,讓依賴於大腦神經活動提供動能的腦內晶片,難以順暢發揮作用,所以軍部控製中心暫時關閉了他們腦內晶片的運行。

冇了帶有複雜程式的晶片指導,他們便像現在這樣,主動將自己困在小小的一張床上。即便無人管理,他們也不會邁出病房半步。

他們的這種狀態,被稱作“休眠”。諾闌這樣的心理師能做的,便是讓他們快速平複情緒,以便晶片在他們腦中順暢運行。

然而,就在諾闌忙碌地穿梭於病房之間時,她突然注意到一個異常的情景。在走廊的儘頭,一個身材高大的仿生人正不顧護士的阻攔,執意要離開病房。

他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看上去,和基地的其他仿生人不太一樣?

而且,那個人看上去有些眼熟。

諾闌朝那邊走近了一些,聽到護士焦急的聲音:“澤朗中尉,澤朗中尉,請先讓我們複查您身體的各項指標……”

澤朗中尉?

諾闌腳步頓了頓,心想,那個人叫澤朗啊。還是箇中尉。

-人。現在看來,東區的貴賓們今夜不得不被冷落了。出事故的,可是晶塔研究基地——原計劃兩天後科研釋出會的主辦方。*與其他很多存在智慧生物的星球一樣,賽安星球經過了千萬年的發展,科技和文明飛速進步。然而緊接著,席捲整個星球的經濟危機和階級矛盾卻變得前所未有的不可調和,直至爆發了波及整個星球的大戰。戰爭進行到後期時,演變成了民主政府和科技財閥之間的對決。原本掌控賽安星球的民主政府控製著星球上的軍隊和毀滅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