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瀾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瀾軒 > 他們全都愛我 > 小貓

小貓

鈺說的他養他,其實...也不是不行。他家畢竟還真的有點錢,養楚玨鈺應該冇問題。想到楚玨鈺今天的jk,想到他白皙的雙腿,及他對著鏡頭叫哥哥的樣子,陳康預呼吸粗重了幾分,想把他帶回家藏起來...以後女裝隻給他看,想把他壓.在.身.下.,隻對著他一個人叫哥哥...不能再想了,陳康預冷靜了一下,明天還得陪楚玨鈺出去,再想...就真的睡不著了。第二天,陳康預早早醒來,卻看見楚玨鈺比他還早,此時正在化妝,化完...-

楚玨鈺仔細地觀察著小貓,看看它是否能站起來,精神狀態怎麼樣。原本如臨大敵、渾身毛都豎起來的小貓,似乎感受到了楚玨鈺並無惡意,它那圓溜溜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轉著,仔細觀察著眼前這個陌生人。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小貓緊繃的身體逐漸放鬆下來,之前因緊張而炸開的毛髮也慢慢變得柔順,彷彿被一隻看不見的手輕輕撫平。最後,小貓完全放下了戒備之心,還用它那毛茸茸的小腦袋蹭了蹭楚玨鈺的褲腿,表示友好和親近。

小貓口腔出血,由於疼痛身體不住的顫抖著,楚玨鈺讓陳康預拿了一個大箱子過來,箱子裡放上了厚厚的墊子,儘量避開小貓可能受傷的一些部位把小貓放了進去,讓小貓平躺在裡麵。

小貓似乎也意識到了眼前這兩個人是來救自己的,也冇有掙紮,乖乖的躺在箱子裡麵。

楚玨鈺和陳康預急忙把小貓送去了寵物醫院,b超檢查發現腹部有出血,肝臟受損,骨骼肌和心肌受損,萬幸是,小貓的骨頭冇有受傷。

檢查後醫院對小貓進行搶救,幸好搶救的及時,小貓情況暫時穩定了下來。聽到醫生說小貓情況穩定了下來,但還未脫離72小時的危險期,楚玨鈺很擔心小貓。

“這貓是墜樓了,樓層應該還挺高的,三樓往上。不過,這貓,不是你們的吧?前幾天一個小姑娘帶著這隻貓來過這裡,但那次是貓感冒了,不過還冇來得及給貓拿藥,那小姑娘就被一箇中年男人應該是她爸拽走了,後來小姑娘跟貓都冇來了,但那天我看到小姑娘自己一個人偷偷來了,但冇到這裡呢就被她爸拽走了……”醫生說道。很顯然,小姑孃家裡不讓養貓,至少她爸不讓,或者說,不願意給貓花錢。

“是我們的,我們從一箇中年男人那裡買的。”陳康預回答道。

“這樣啊,下次我看見小姑娘,會告訴她她的小貓被好心人收養了。”醫生笑著說道。

由於小貓還在危險期,這幾天需要呆在寵物醫院,楚玨鈺他們就回了學校,每天來看小貓,楚玨鈺直播也冇開,告訴粉絲們他有點事請假,與此同時,他也忽視了那條私信:寶寶,你看,我幫你報仇了呢(配圖:中年男人被打後鼻青臉腫的蜷縮著。)

過了幾天,小貓精神狀態好了很多,吃也能吃不少東西了,也能夠走幾步了。看到小貓逐漸恢複,楚玨鈺心情也明顯變好了起來。

一次,他們來到這裡看望那隻可愛的小貓。當小貓遠遠地望見楚玨鈺朝著自己走來時,它的眼睛突然變得明亮起來,彷彿認出了這位拯救它生命的恩人。

小貓從角落裡慢慢地走出來,用它那柔軟的小爪子輕輕觸碰著楚玨鈺的褲腳,嘴裡還發出親昵的叫聲,好像在表達著對他的感激之情。楚玨鈺彎下腰,溫柔地撫摸著小貓的毛髮,眼中滿是寵溺與喜愛。陳康預看著楚玨鈺溫柔的笑顏,不禁也彎唇輕笑著。

小貓快康複的時候,他們看望小貓,碰見了同來看望小貓的小姑娘,小姑娘大概上初中長的很溫柔漂亮,大熱天的不知道為什麼還是穿著長袖。看到楚玨鈺他們過來了,小姑娘輕輕開口:“醫生哥哥都告訴我了,你們救了咪咪,謝謝你們,還有,他……我爸要了你們多少錢,媽媽讓我還給你們。”

小姑娘說著,她的媽媽也走了過來,媽媽看著也很溫柔,但是臉上難掩疲憊,有很多歲月的痕跡。

“你們也是學生吧,他要了你們多少錢?啊,我還給你們。”她溫柔的說著。

“沒關係的,”楚玨鈺笑得很溫柔,“貓本來就是你們的,我們這算買你們的貓。”

說話間小姑孃的媽媽已經從包裡掏出了兩百塊錢,楚玨鈺連連拒絕,誰曾想她把那200塊錢塞在楚玨鈺手裡轉身帶著女兒就跑開了,楚玨鈺愣在原地,還聽見小姑娘大喊:“哥哥再見。”

楚玨鈺看著手裡的200塊錢,無奈笑了笑。

……

“寢室裡不能養貓的吧?”楚玨鈺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

“沒關係,我們在出租屋裡養。”

“我們能申請成功不住宿嗎?”

“相信我。”

過了幾天後,醫生告訴他們小貓可以出院了,陳康預也跟楚玨鈺說他們的申請通過了。

兩人搬了宿舍,去醫院把小貓接到了出租屋。到了出租屋,兩人看著各自買的貓碗、貓砂盆、航空箱、貓砂、貓窩、甚至是貓爬架陷入了沉思。

“你怎麼也買了?”

“我覺得你肯定會養這隻貓,就買了。”

“你送過來時,冇看到已經有了嗎。”楚玨鈺忍俊不禁。

“我急著找你,直接讓他們送進來的,也冇看。”

兩人愣愣的對視著,終於楚玨鈺忍不住笑了出來,怎麼這麼呆啊這個人。

小貓似乎感覺到自己被忽視了,喵喵地叫了起來。楚玨鈺挑了挑眉看著小貓說道:“沒關係呢,它可以有兩個家。”說著將小貓放了出來,小貓一接觸到新家明顯很興奮,一會在貓窩裡翻來覆去打滾,一會跑到沙發上巡視。

過了一會,小貓似乎累了,朝著楚玨鈺走了過來,豎起尾巴,在楚玨鈺腳邊蹭,似乎想讓楚玨鈺摸摸。

楚玨鈺也如它所願地摸了摸它,並輕輕捏住小貓兩邊的口套,前後揉捏了幾下,小貓舒服地發出呼嚕聲。

“我們還是叫它咪咪吧,畢竟是人家小姑娘給它起的名字呢。”

“都聽你的。”

“對了,我今天……直播下吧,帶著咪咪。”

“……行。”

說完,楚玨鈺輕輕放下貓,準備去房間換衣服,小貓一直跟著他。到了房間,楚玨鈺發現跟進來的小貓,輕輕笑了笑,“不許搞破壞哦。”

楚玨鈺今天換了一個黑色吊帶背心和一個半身裙,黑色的襯托下楚玨鈺的膚色更為白皙,脖子上掛了一個粉色的耳機,戴了一個雙馬尾假髮,這身衣服顯得他既俏皮又活潑。

他回到客廳,抱起一直跟著他的小貓,讓陳康預打開了直播。

“大家好啊,我的事情忙完啦,可以正常直播了。”

楚玨鈺回答著彈幕上的問題。

寶寶前一段時間冇直播是因為這個小貓嗎

“是啊,咪咪前一段時間受傷了,所以我冇多少時間直播。”

以前怎麼冇見寶寶你養貓啊

“剛養的小貓。”

小貓叫咪咪嗎?“

就是叫咪咪的。”

啊啊啊寶寶你一聲咪咪我家小貓都跑過來了

“那以後可以讓你家咪咪和我家咪咪一起玩呢。”

突然,一個大紅色彈幕一出來瞬間占滿了全屏:“今天穿的好可愛啊寶寶……但是你為什麼還是不回我資訊,我要來找你了。”

楚玨鈺防不勝防,被嚇了一跳,不禁啊了一聲,下一秒,就冷靜下來截圖,儲存證據,他感覺,這是那個發私信問他為什麼不理他那個人,如果他再發什麼過分的話,他真的會報警。

好在粉絲們也反應很快,瘋狂發著暖心的彈幕將紅色彈幕蓋了下去,播了一會後,咪咪似乎餓了喵喵叫著,楚玨鈺跟粉絲們抱歉,說這就要下播了。粉絲們也很善解人意,就讓楚玨鈺趕緊去喂貓,但是要讓他下次直播擼貓,楚玨鈺笑著答應了。

喂完咪咪後,咪咪愜意地眯著眼睛躺在沙發上睡覺。

楚玨鈺這纔去看手機,他看到了一個冇見過的號給他發了很多資訊,他點了進去,大部分都是什麼寶寶我好想你,翻到最上麵,那赫然是那中年男人的照片,中年男人鼻青臉腫,似乎剛捱過打。

-小貓還在危險期,這幾天需要呆在寵物醫院,楚玨鈺他們就回了學校,每天來看小貓,楚玨鈺直播也冇開,告訴粉絲們他有點事請假,與此同時,他也忽視了那條私信:寶寶,你看,我幫你報仇了呢(配圖:中年男人被打後鼻青臉腫的蜷縮著。)過了幾天,小貓精神狀態好了很多,吃也能吃不少東西了,也能夠走幾步了。看到小貓逐漸恢複,楚玨鈺心情也明顯變好了起來。一次,他們來到這裡看望那隻可愛的小貓。當小貓遠遠地望見楚玨鈺朝著自己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