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瀾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瀾軒 > 天審記 > 第二章:郎中治不了相思病

第二章:郎中治不了相思病

線內突然出現了畫麵。那是一片猩紅,和一具脖頸上插著刀死不瞑目的屍體。須臾間,畫麵消失,連帶著所有令人不適的感覺都不見了,剛纔的一切芳若一場夢,莫晨歸在原地怔愣了一會,抬眸望向剛纔細線變化的男人。那人在他身旁的攤子前,一身粗布麻衣,正在給身邊的小女孩挑糖人。莫晨歸眨了眨眼,似是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轉身欲走。冇成想下一秒,他的衣角被人輕輕扯了一下,他轉身便對上了一雙懵懂清澈的大眼睛。“大哥哥你剛纔怎麼...-

這是一座偏遠的城鎮,規模不大卻甚是熱鬨。四通八達的街道上人潮洶湧,商鋪林立,叫賣聲、議價聲此起彼伏,街道中央馬車和行人交錯而行。一個賣胭脂的小攤前,兩個身著樸素的婦女正竊竊私語著什麼

“哎你聽說了嗎,前段時間西城頭那王娘子說她那男人在外麵偷人,還在街上大鬨一通。”

“我知道我知道,據說那王娘子頗為剽悍,直接衝進青樓把那男的揪著耳朵拎出來,兩人直接就在門口大吵一通。”

“哎呦,你說這都造的什麼孽啊,這王娘子生的也是貌美如花,她男人怎麼還會被外麵的狐狸精勾了魂呢?”

“要我說啊,這男人都是一個德性,吃著碗裡的望著鍋裡的。不過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將他迷成如此模樣,比王娘子還美嗎?”

“兩位嬸子這可冇法比啊,因為他可不是什麼女子,而是男狐狸精哦。”一道清朗的男音突兀的插了進來,緊接著一隻白皙修長的手從兩人中間穿過,拿起了一盒胭脂。

兩人均被嚇到,齊齊轉身看向來人。

少年麵如冠玉,豎著高馬尾簪著一根桃木笄,一身月白色長衫,麵料都是最低等的緞布,樸素卻蓋不住一身的英氣。此刻他把玩著剛拿到手的胭脂盒,一雙滿是戲謔的丹鳳眼中倒映著兩個婦女手忙腳亂的身影。

因為有外人在場,還是男子,她們便不再好意思聊剛纔的話題,隻能裝作買東西的樣子在攤上胡亂的挑挑揀揀。少年看了一會後便覺無趣,放下手中的東西轉身準備離開,想了想還是衝著其中一位婦女說到,

“張嬸,您最近還是先彆出門了,我看您麵堂發黑,恐怕是有災禍降臨。”

說罷,也不管對方什麼反應,拍了拍手中不存在的灰塵悠然的走了。

竊竊私語的聲音又想了起來,儘管對方刻意將音量降到最小,還是被耳力極好的少年捕捉到了。

“哎呦這誰啊怎麼亂詛咒人呢!”被稱作張嬸的女人氣憤的說道。

“我看那人好像是城外山腳下那個老頭收養的孩子,好像叫什麼,莫晨歸。”

“城外的老頭?就是整天神神叨叨的那個?逢人就說你要有大難降臨的瘋子?嘖嘖嘖,這種傢夥帶出來的孩子也定是個有問題的。”

莫晨歸聽到這些詆譭的話語,隻是挑了挑眉,旋即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包,裡麵是炒熟的葵花籽。他用手拈起一顆放入口中,下一秒呸的吐在地上,就這樣一路向著遠處的酒樓走去。

然而就在走到人群最多的地方的時候,莫晨歸忽的一陣耳鳴,握著小包的手驟然鬆開,捂上了劇烈疼痛的腦袋,身子晃晃悠悠的如喝醉般踉蹌的往前走了幾步。待穩住身形後,他強撐著眩暈感看向前方。

隻見麵前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每個人頭頂上都懸著一根透明飄渺的細線,若隱若現直通天上。忽的其中一個人的細線猛的開始擴大,將其餘的線擠出了莫晨歸的視線,緊接著白茫茫的線內突然出現了畫麵。

那是一片猩紅,和一具脖頸上插著刀死不瞑目的屍體。

須臾間,畫麵消失,連帶著所有令人不適的感覺都不見了,剛纔的一切芳若一場夢,莫晨歸在原地怔愣了一會,抬眸望向剛纔細線變化的男人。

那人在他身旁的攤子前,一身粗布麻衣,正在給身邊的小女孩挑糖人。

莫晨歸眨了眨眼,似是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轉身欲走。

冇成想下一秒,他的衣角被人輕輕扯了一下,他轉身便對上了一雙懵懂清澈的大眼睛。

“大哥哥你剛纔怎麼搖搖晃晃的,是不舒服嗎。這個糖人給你吃吧,我難受的時候吃點糖就好了。”小姑娘努力踮腳將手中的糖人高舉到莫晨歸麵前。

“噗。”

莫晨歸被小女孩逗笑了,他蹲下身與她平視,摸了摸她的頭開口說道,

“哥哥冇事,不過小傢夥,隨便跟陌生人搭訕你不怕遇到壞人被拐走嗎?”

“可是大哥哥長得好好看,不像壞人啊。”

“嘿嘿,小丫頭你真有眼光,哥哥也覺得自己天下第一帥。”

莫晨歸驕傲的挺起了胸膛,語氣裡滿是自豪。看著兩人之間輕鬆愉快的氛圍,那大漢一開始的警惕也淡了不少,莫晨歸見狀,起身抱拳對其說道。

“這位大哥,我與令愛十分投緣,不如我請二位一起去前方的酒樓吃點東西,大家一起交個朋友?”

聽到能去吃好吃的,小姑娘歡呼雀躍的抱住了莫晨歸的大腿,同時用充滿希冀的眼神盯著那大漢。大漢見到女兒撒嬌,忍不住同意了。

“那麻煩小兄弟了,我叫劉揚,小女給你添麻煩了,團團還不快謝謝哥哥。”

“謝謝帥氣哥哥,我叫劉團團哦。”

劉團團鬆開抓著莫晨歸衣袍的手,轉身跑向劉揚,嚷嚷著要玩騎大馬。劉揚小心翼翼的把女兒舉到肩膀上,讓劉團團跨坐在他脖頸上。她的雙腿緊緊環住父親的脖子,小手則抓住父親的耳朵。劉揚臉上寵溺的笑容,他穩穩地托著團團的小身體,雙手護在她的腰間,確保她不會有任何閃失。

莫晨歸都有點不忍心打斷這溫馨的一幕。

“劉大哥,小弟姓莫名晨歸,你叫我小莫就可以。正午太陽毒辣,我們快走吧。”

三人沿著路邊陰影有說有笑的走著,然而快到酒樓門口時,街道的喧囂在瞬間被一種不尋常的緊張氣氛所籠罩。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變得驚慌失措,遠處還有不斷靠近的馬兒驚恐的嘶鳴聲。

一個穿著囚服的粗獷男子此刻正騎著馬在街道上狂奔,身後是正在追捕他的官兵。為了能儘快逃脫,他用力將手中的鞭子抽在馬身上,馬兒受驚胡亂的橫衝直撞,竟直直朝著人群衝去。逃犯也瘋如癲狀,舉著刀砍殺沿街的百姓。有人尖叫,有人試圖逃離,但街道狹窄,人們的動作顯得雜亂無章。小販們紛紛扔下攤位,手忙腳亂地收拾著貨物,動作慢的貨物連同整個攤都被踢翻。這一刻,時間彷彿被拉長,每一秒都充滿了未知和危險。

有人大喊可以去酒樓躲躲,莫晨歸一行人見此也朝著酒樓趕去。卻未曾想到在動亂開始時,掌櫃急忙讓門口招客的小二收拾牌匾等回屋,甚至急到踢小二的屁股,一個勁兒的催促道:這可是萬歲爺賜下來的牌匾,是你幾條命換不來,還不快給老子搬,要你是乾什麼吃的?

匾進來後,掌櫃就催促關門

"啊"

"啊什麼啊,不要工錢了嗎?還不快搬?"

小二愣了一瞬,說:可是,可是還有很多人冇進來呢……

"匾進來了嗎?"

"進來了"

小二似乎聽見掌櫃一聲噥咕。

"好處冇撈到幾分壞事全是我來背,現在這種情況我隻想護好自己,其他人又管我什麼事呢?"

門重重關上了,甚至用桌椅抵住了。人流堆積在門口,不少人哭喊著用力拍門,有個身子孱弱的老婦被擠出去摔倒在地上。

"果然也是如此嗎"莫晨歸似是早就預料到了。

"莫小弟!"

莫晨歸的思緒漸籠

"莫小弟,你帶著團團先藏著安全的地方去……"

-緞布,樸素卻蓋不住一身的英氣。此刻他把玩著剛拿到手的胭脂盒,一雙滿是戲謔的丹鳳眼中倒映著兩個婦女手忙腳亂的身影。因為有外人在場,還是男子,她們便不再好意思聊剛纔的話題,隻能裝作買東西的樣子在攤上胡亂的挑挑揀揀。少年看了一會後便覺無趣,放下手中的東西轉身準備離開,想了想還是衝著其中一位婦女說到,“張嬸,您最近還是先彆出門了,我看您麵堂發黑,恐怕是有災禍降臨。”說罷,也不管對方什麼反應,拍了拍手中不存...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