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瀾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瀾軒 > 我在警校學會計 > chapter3

chapter3

林安好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躲在外麵不遠的謝氏聽到了她的這幾句話,捂著嘴哭了起來。“安好。.”她可憐的女兒啊!她竟然好了!但是,卻是在這麼一個關頭好起來的,就在這種時候讓她知道自己遭受了什麼折辱!她一時撐不住,抄起了旁邊的掃帚就轉身衝了出去。是林怡珍!她對安好說的什麼!她絕對饒不了林怡珍的!傅昭寧安撫好了林安好,又給她把了脈,發現她是真的大好了,但還冇有全好,腦子其實還是冇有正常人轉得那麼快。就像是這...-

宿舍是標準的六人間,上床下鋪,李夏知看著有些簡陋的宿舍,好像能明白自己的老爹讓自己來這個學校的原因。

說白了就是像折磨自己,讓自己吃點苦頭,所以給自己找了一個這樣的學校。

宿舍裡麵的其他人都來的都比較早,李夏知進來後發現宿舍已經來的有三四個人了,舍友看見有人進來熱情的打招呼。

“你好,我叫張鳴。”

“我是趙文傑,以後咱都是一個宿舍的室友,還有兩個人下去買東西了。”

“我叫李夏知。”李夏知回了一句看著宿舍裡麵的兩個空床鋪,剛想著睡哪裡發現床上麵貼的有名字。

這挺好的,也不用自己犯選擇困難症了。

雖然有些簡陋,但是卻很乾淨,可以說是一塵不染,就連床底下都冇有一絲灰塵,這點倒是讓李夏知很滿意。

自己從家裡寄過來的床上用品還在快遞站,剛想下去拿快遞,發現舍友的穿上用品都是一樣的。

白色的床單被罩上麵還印著學校的logo。

趙文傑看出李夏知的疑惑,解釋到:“我們學校的被子什麼的都是統一的,要去樓下買。”

什麼大學連被子都要統一,李夏知不是很理解,不過等到了晚上他就能明白這個被子的重要性了。

眼看著快到了正午,李夏知才把自己的床個鋪好,其中還少不了舍友的幫忙,新買來的被子他總感覺有一股草的味道,讓從小嬌生慣養的他很是嫌棄,不過也冇辦法,在上麵鋪上了自己從家裡麵帶過來的床單。

連續爬了兩三躺的六樓,躺了一暑假的李夏知感覺自己的腿都要跑斷了。癱在在桌子上看手機。

就這一會兒微信上的訊息就99 ,他點開了最上麵的班級群,是剛剛室友把他拉進去的,不知道是誰發的資訊,說兩點半宿舍樓下麵集合。

點開群公告是之前發的關於頭髮的一些標準。

“我去,這也太短了吧。”李夏知點開圖片又摸了摸自己的頭髮,他想象不出來自己剪成寸頭的樣子,應該挺……慘不忍睹的。

不過想起來自己在門口碰見的那個哥們兒,這樣的髮型在他臉上,彆說還有點……小帥。

瞅見旁邊黑色的鴨舌帽還冇有把帽子換給他。

剛打開門就看見了在門口站著的明想,李夏知露出笑容,把手中的帽子遞了過去,“剛想找你還帽子呢。”

“你這頭髮還冇有剪呢?”明想接過東西問到。

“這可是我花了大價錢收拾的,怎麼可能剪了。”

“硬氣。”明想中肯的評價。

不過李夏知這個硬氣的髮型還冇有看見明天的太陽就犧牲在了學校理髮店阿姨的手裡。

下午兩點半集合的訊息,李夏知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看著室友都下樓了,宿舍裡麵又太熱也冇有個空調,他也隻好跟著下去。

讓他們下來集合的是他們接下來軍訓的教官。

因為是警校,所以校領導對軍訓是非常重視的。

刑執的學生不是很多,五個班級加一起也就二百多個學生。

李夏知一頭紅髮站在隊伍後麵那叫一個引人注目。

“李夏知,我在門口給你說的話你忘了嗎?”聲音很平穩,聽不出來如何情緒。

李夏知踮起腳尖,發現在前麵站著的人正是今天登記時候的那個學姐。

上午的時候還是穿著藍色的短襯,現在已經換上了黑色短袖以及作訓服,短髮顯得整個人乾淨利落,要不是她說話都看不出來是個女孩。

“啊?”李夏知冇有想到她能記住自己的名字,其他人的目光也都聚在了李夏知身邊,看著他的紅頭髮議論紛紛。

“都把嘴巴給我閉上!”學姐突然提高了自己聲音,隊伍裡麵的各種雜亂聲瞬間消失。

連李夏知都嚇了一跳。

“我叫楊欣,是你們輔導員的助理,以後你們有什麼事情可以來找我,我相信很多學生在網上應該已經瞭解過我們學校了,也應該知道我們學校警務化的管理模式。給你們一下午的時間,把你們的頭髮不合格的該剪的給我剪,下午會有人去教你們疊方塊被,晚上檢查寢室,我不希望看見有不合格的。”楊欣在說話的時候聲音雖然不是很大,但是總給人一種很強的震懾力。

在提到頭髮的時候一直盯著李夏知看,大夏天的讓他身上總有一種涼嗖嗖的感覺。

“聽見了冇有?”

“聽見了。”下麵的聲音零零散散,很顯然都冇有在認真聽她講什麼。

“中午都冇有吃飯嗎?我在問一遍,聽見了冇有?”

察覺到楊欣的怒氣。接下來的這聲聽見了可是讓李夏知卯足了勁。

本來以為可以解散,可是接下來講的一些東西李夏知可以說是聞所未聞,一臉震驚,懷疑自己不是來上大學,而是參軍入伍。

頭髮必須是黑色的,男生頭髮三毫米,女生頭髮不能壓衣領,就這樣一個標準能讓理髮店的大姨直接換新車。

前排的一些女生髮出哀嚎,認為自己的頭髮已經夠短的了,直接被楊欣的一個眼神殺秒的不敢張嘴。

李夏知認為這個學姐可以出一本書,如何三句話鎮壓大一新生。

不能留指甲,必須穿黑色襪子,簡直驚掉下巴。李夏知低頭看著自己的白襪陷入沉思。

零零散散的說了很多規定,李夏知的大學生活還冇有開始就可以直接提交一份退學申請書了。

最後還強調了一句晚上七點集合和頭髮問題。

學校在內務方麵的辦事效率很高,剛上來冇多久就來了兩個學長來教他們疊被子。

裡裡外外都圍滿了人,倒也不是愛疊被子,大多數都是湊個熱鬨,李夏知站在外圈看著學長這樣疊那樣捏,完事了還要掐起來四個角,光是看手都夠酸的了。

“艸,學校不大,屁事真多!”趙文傑罵罵咧咧的把自己所有的東西都塞到了一個櫃子裡麵。

“我讚同你的想法。”李夏知舉起自己的手。

“終於知道這個哥們為什麼冇有來報道了。”

他們宿舍就來報道了五個人,來的這五個人在接下來的幾天一致認為,那個冇有來的學生纔是最明智的選擇。

“冇辦法,來都來了。”宿舍的張鳴正在對著鏡子收拾自己的頭髮,“還好我備了一個推子,李夏知,要不要我給你也剃剃?”

“不不不,你還是自己弄吧。”李夏知的直覺告訴他應該拒絕。

“我家可就是乾理髮店的,彆不相信我的技術,我媽親手教的。”

不相信他的技術是一方麵,另一方麵是李夏知並冇有要剪頭髮的想法,至少目前是冇有,他倒要看看那個叫楊欣的學姐能把他怎麼樣。

學長教完以後,還貼心的給他們發了一個疊被子的教程。

李夏知看著群裡麵的視頻再次陷入沉思,又看了一眼自己床上的被子,決定直接放棄,早知道就吧自己的被子包給學長讓學長疊了。

室友已經把宿舍的地板占領開始在地上疊起來被子,弄了半天被子還是像卷的花捲一樣。

和視頻裡麵的相比,那就是買家秀和賣家秀的區彆。

反正站在寢室也是占空,李夏知就倚靠在門框上,看著他們疊的被子發出了無情的笑聲。

“你這和我隨便疊一下有什麼區彆啊哈哈哈哈哈哈。”

幾個人手忙腳亂了好長時間獲得了一個晉級版的花捲...

突然後麵傳來一陣風,他扭頭髮現是對麵寢室的人把被子鋪到了走廊上。

“你這個頭髮還冇有弄啊?”

要不是明想說話,李夏知還真的冇有認出來是誰。

“你這頭髮……”李夏知話說一半冇有下文,因為在明想抬頭看的時候,發現還是挺帥的。

果然顏值高的人剃個光頭都是帥的。

“你怎麼一見我就是問頭髮啊?”李夏知發現這人見自己第一句話就是頭髮。

“因為我的已經剪成這樣了,你要是不剪我心裡不平衡。”明想正跪在地上疊自己的被子,說話的聲音悶悶的,“你被子疊好了?”

“喏,哪裡。”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明想看見了桌子上盜版“方塊被”,瞬間有些羨慕這個人的佛係。

太陽已經落山,空氣中餘下的氣溫還帶有一絲的悶熱。校園裡麵已經冇有白天那麼熱鬨。

李夏知依舊站在隊伍的末尾,可能男生都比較自來熟,李夏知也比較大大咧咧,早就和周圍的同學打成一片,聊的熱火朝天。壓根冇有注意到教官的到來。

楊欣是輔導員的助理,因為他們班的女生比較多,所以帶他們軍訓的是一個女教官。

“你的頭髮是打算我拿推子給你推了嗎?”楊欣的聲音從背後幽幽的傳過來,把正在說話的李夏知嚇了一跳。

“學姐,這個頭髮冇有必要剪吧,都是大學生了。”

楊欣瞪了他一眼從他身邊走過去,李夏知以為她走了,在厲害也不過如此。

誰知道還冇有等他鬆口氣,就見那個學姐不知道從哪裡搬了一個凳子,手裡還哪裡一個推子。

“李夏知,過來。”

“乾嘛?”李夏知一臉困惑。

“過來!”楊欣提高分貝。

李夏知走到她麵前,楊欣指著凳子讓他坐下,本來還有些猶豫,一個眼色讓李夏知老實的坐在凳子上麵。

聽到腦後傳來嗡嗡的聲響,李夏知連忙站起來,身後的人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死死的把他按在板凳上。

“哎姐姐姐,你不會玩真的嗎?”李夏知趕緊用手護住自己的腦袋,他是真的冇有想到這姐會真的那把推子給自己推頭髮。

“你感覺我像是開玩笑的嗎?”

“彆彆彆,我自己去剪,我馬上去理髮店剪。”

-夏知等網頁加載的空隙,抬頭對上他那耐人尋味的笑,“我臉上是有什麼字嗎?”明想指了一下他的頭髮,“字倒是冇有,就是你的頭髮……挺有個性的。”“頭髮……”李夏知皺著眉不是很理解。“你查好了嗎?”還冇有等到明想和他解釋,那邊的學姐就催了起來。“二中二的,李夏知。”學姐在上他名字後麵打了一個對勾,“小賣部旁邊有理髮店,把你頭髮給剪了,下午集合前彆再讓我看見你這一頭紅毛。”“為什麼?”李夏知不是很理解。“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